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老师的博客

——班主任的博客,欢迎您光临

 
 
 

日志

 
 

想歪歪(心情日记)  

2013-04-02 00:09:47|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歪歪(心情日记) - 陈老师 - 陈老师的博客

    

  这就是“歪歪”,可爱的小歪歪。

  算算,歪歪回家已有五天了上周日下午我把它抱回家,才两天(周二晚上),又把它送回去了。

  小家伙在我家仅呆了50余小时。

       昨天,歪歪的主人好友谢还在网上笑眯眯地问,“想歪歪吗?”我不加思索地敲了个字:“想”。是的,真想。以至到现在还犹豫,看能否想个法子把歪歪抱回来。

  唉!绞尽脑汁的结果还是不行:电话簿从上翻到下都找不到个合适的人选可上我家住个十天半月帮我培训歪歪“文明”习惯的人。要么年纪太大,自己都得人伺候(娘那能干的满姨,80多了,近两年冠心病几次住院);要么自家有事走不开(三百余公里外有个很贴心的表妹,五十余,退休了,很合适的,又得给上班的儿子做饭)。昨晚指使娘给她的好友杜娭毑打了个电话,邀她来住段时间她俩可是几十年姐妹了,前不久说要她来小住几天,老人家都答应了的刚才跟娘一商量,这事儿也不妥:老人家比我娘还年长三岁,76了,让人来干这个于心不忍。再说她儿女知道了也会不舒服……唉,实在没办法了。   

       要说跟歪歪也还是有缘的。

       上周五跟人约好周日一早出发去某公墓看墓地,没想计划有变行程取消我却不知情,而我是借口跟同事去株洲逛街出门的娘是个坚强又比较理性的人,却在患病后对“死亡”“殡葬”之类有了点儿避讳,我也就绝口不提,但心里总觉得应该有所准备,毕竟老人家年龄大了,目前又是这种情况。如何是好呢?总不能又回去啊……在小店吃过早餐我赶紧离开,别待会儿娘出门买菜又遇着了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

  周日的早晨,7:50,街上还冷清着,没几家铺面开了门,除了些卖早点小菜的小商小贩,估计都和平日的我一样在睡懒觉。

      从没感觉过这么空虚,用“百无聊赖”形容一点儿不为过。边走边看时间,早着呢,8:12。

      看对面一发廊,忽然灵机一动:不是姐们几个在这儿办过张卡吗?还充了好几百呢!对了,做头发去。 “喂……起床了吧?做头发去?”我拨通了一个电话。 “……什么呀?几点啦……”那头含混不清,显然还在睡梦中。

       唉!算了。发廊恐怕也得9:00开门。

       谢?对,给谢打个电话!好久没联系了,今年都没见过面的,早想去她家了。

       电话通了,那头正洗漱呢,“呵呵,……你来哇呜呜。”

       嗬!解决了。

       空气像滤过似的,格外清新;晨雾轻抚着面颊,清凉温润……明白了,为什么爱健身的人对晨光那么情有独钟;可惜哦,我荒废了千万个美好的早晨!

       来到谢家,我第一次见到了歪歪一只出生才两个多月的小泰迪谢家宝贝娜娜乐乐”夫妻生的女儿。呵呵,谢家可热闹了,娜娜和乐乐还有它们的仔仔,一家四口你追我赶上蹿下跳,不过细看还是发现有区别:歪歪,小小个儿,只是跟在爸爸妈妈和姐姐小美屁股后头溜达张望,文静多了。

      除个性迥异, 姐儿俩相貌也略有不同:小美腿脚稍长,下颌突出,一身纯棕;歪歪色泽略浅,矮嘟嘟的,胸前和四只小脚爪还夹杂有白毛……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歪歪!谢知道我早想抱个狗狗回家,乐呵呵地说,你选吧,小美和歪歪,任你抱一个。“这个呢,活泼好动;这个呢,内敛斯文;……”谢如数家珍,眼神和话语无不充满母性的爱意。没错,眼前这对宝贝对她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

    我没多想,弯腰轻轻抱起了歪歪—柔柔软软的一团肉。歪歪也没怎么挣扎,就这么躺在我的手上,伸出湿漉漉的舌头舔我的手指头。

    谢继续絮叨着歪歪一段“曲折”的经历:她一好友在湘大附近有私房出租,那天一新租客(大一女生)问她“阿姨,您知道哪儿有狗狗卖吗?”好友立马想到了谢(需要说明的是:谢并非专事狗狗生意之人,小美和歪歪只是娜娜和乐乐夫妻恩爱意外怀孕的产物),于是好友就在女生和谢之间搭桥牵线。只是后来,歪歪在女生那儿才住了一天就被送回来了,原因是女生觉得校外租房不安全,校内寝室又不便养狗;而谢当时也叮嘱过,姑娘你要善待它,如果哪天不想养了退给我就是,可别让它四处流浪……第二天,女生就抱着歪歪,连同她给置办的一个漂亮狗屋一起满怀愧疚和遗憾依依不舍地送回了谢家。

    我本就喜欢小狗,此番更是为排遣娘的寂寞,想让老人家有个说话的伴儿。只因娘的个性—她不答应,直到现在也没养成。我太了解娘了,年轻时就干脆利索,雷厉风行,别说小猫小狗,待我姐弟俩都耐不住性子的。也是,那些年在车床上辛苦劳累,夫妻两地分居,身体不好还带俩孩子,想不风风火火都不行。

    不过,眼前这歪歪我还是想抱回去试试,先跟谢说好了:娘如果不接纳,我就送回来。对此,谢自是满口答应。

    从谢口中得知,歪歪颈脖和胸前的白毛叫挂白我一听就有点儿紧张了,这跟“凶兆”“不祥”没联系吧?虽说我不迷信,但……再说哪天谁问老太太,“唉呀!你家养什么不好,养只‘挂白’的狗狗干嘛啊”那可不好了!谢笑着说没这说法呢,只是卖相差点儿罢了,与小美相比算是一点儿小瑕疵 ,自己养没问题的。

  哦,这么回事。放心了。

  在谢家吃过午饭,讨教了许多喂养狗狗的专业知识后,我抱着歪歪回家了。临行,谢从里屋拎出那女生买的漂亮狗屋,轻轻把歪歪放进去,笑着说:”歪啊,这是姐姐送你的小屋,你带去;在陈老师家要听话啊…… 

  回到家里,一进门,我把歪歪放到地上,小家伙怯怯地走了几步,瞪着圆圆的大眼睛四处张望。娘有些诧异“哟,弄这么个小东西回来了呀!”“是啊!它叫‘歪歪’,可好玩了……来歪歪,上外婆这儿…… 我把歪歪抱起递给娘,娘笑着接过,试探着摸摸它的头、它的身子。小东西不叫也不闹,很是顺从地蜷着,小脑袋跟着娘的手指头转,张开嘴伸出舌头轻轻舔着。

  “这么小,多大了呀?”

  “两个多月。”

  ……

  坐好了,我把刚从谢家学到的知识,包括“挂白”的概念一一传授给娘。歪歪不声不响,静静地偎在娘腿上,细听我们谈论有关它的事情。

  接下来的50来个钟头就因歪歪的到来而改变了:

  娘去阳台收衣服,歪歪跟在后头屁颠屁颠,乐得老太太呵呵直笑;

  沙发旁凸现一滩包子大小的水,边上还有一些杂乱的小“梅花”—歪歪撒尿了,沾了尿液的小脚掌四处留痕;

  儿子在房间里叫声“歪歪”,小家伙立马停下脚步,瞪大眼睛,竖起耳朵,然后朝喊声跑去,小尾巴甩得欢

  餐桌、床铺底下有了些零散的莴笋叶、白菜叶,不用说,是歪歪从厨房菜篮子里拖去的;

  看电视,歪歪会直立身子用两只前爪挠沙发边或娘的裤腿,直到把它抱上沙发。那时候的它偎在娘腿旁,眯缝着双眼,很享受;

  刚处理完阳台上一泡尿,客厅柜机角落,娘又发现几颗酥心糖似的条状物,那是歪歪的便便。几声责骂,小家伙立马跑得远远的,只探出半张脸朝这边张望,怎么都不肯过来;

  晚上,娘的床边多了个漂亮的狗屋,那里面住了个歪歪……小东西不时溜出来四处打量,在娘的威逼哄劝下又钻了进去;

  ……

  我打印了几份怎样调教、训练泰迪良好行为习惯的文章装订成册,供娘学习。资料介绍,早起和餐后十到十五分钟狗狗会有排便,这是训练良好习惯的好时机,不容错过。于是天刚蒙蒙亮,歪歪一有动静,我和娘便顾不上披衣服,抢着抱起歪歪直奔卫生间—那儿有一张沾了它尿液的报纸—资料说狗狗熟悉了气味才会习惯在这儿排便。娘疼我,她知道我是最不愿起早的,以往这时候正睡得香呢!我也体恤娘,不能累,而良机又不可错过……我睡眼惺忪迅速把歪歪摁报纸上,“歪,快尿!听话,尿啊歪……”小东西仰着头看看我,挣扎着从报纸上离开。见此情景,我赶紧把它捉回报纸上,“尿啊!听话!”它“汪汪”几声,起身直往门口跑。我快速把门关上,厉声喝道:“还想出去?尿!快尿啊!听话……”那么温顺的小东西此刻似乎豁出去了,它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仰面望着我,似乎在问“你能咋滴?”我无奈地望着它,哈欠连连。这时娘推开门,送来一件棉睡衣,“你再去睡会儿吧,我来。”春日的清晨,透着丝丝凉意。我把睡衣穿好,就在客厅等着,静听卫生间传来的声声训导:“好歪歪,听话噻,快尿!……”不多会儿,门开了,歪歪一溜烟跑了出来,小尾巴一甩一甩。

  “尿了?”

  “哪儿呀!就坐那儿,一动不动望着你。算了,还不晓得等到什么时候……”

  窗外静静的,清洁工“刷刷”的扫地声显得格外清亮。我和娘对视着,看着对方衣衫不整的样儿,想起这自找的麻烦,都忍不住乐了。

  忽然,娘惊呼起来,“看哪!”顺着娘的目光,我看到了几滩水,从卫生间门口一直延续到餐厅,鸭蛋大、鸡蛋大、鹌鹑蛋大、三两滴,还有几朵小“梅花”—不用说,这是歪歪憋急了又不敢尿,于是尿点儿、尿点儿……唉!

  不过也有过成功的时候,两次(一次餐后,一次睡醒后)—放报纸上,关卫生间,哄啊劝啊,不过一会儿就尿了。娘那个开心呀!一边奖励几颗狗粮,一边夸奖“表扬表扬,歪歪表现真好,你真棒!”(这都是资料上介绍的良方)

  娘喜欢歪歪。

  “你猜歪歪身子有多长?”

  “多长?”

  “八寸。我量了。”

  我故意打开谢的空间,让老太太看小美的照片。 

  “谢说,小美和歪歪任你选一个。”

  “不选了。我就要歪歪。歪歪漂亮!”

  “小美的毛色纯,腿儿长。”

  “腿儿长丑。毛色不纯没关系。

  “歪歪‘挂白’……”

  “那有什么?好看!”

   第二天下班,我买回了狗笼还有水壶、狗粮钙片玩具小球什么的,还详细咨询了打疫苗的事。只是笼子并没发挥作用,歪歪在里面叫得声嘶力竭,晚上小区格外寂静,娘担心打扰了邻居们,还是把狗屋拎到床边。这就安静了。白天,娘把它关笼子里自个儿去买菜,结果还在楼下就听见小家伙无比凄厉的叫声。老太太那个心疼啊,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回到家,把笼子打开……这时娘已喘得一塌糊涂了。

  可怜,老人家自三年前肺癌手术后呼吸功能就差了很多。

  最麻烦的还不在这儿。

  根据资料,训练狗狗有个原则,那就是得尊重狗狗的习性—它习惯自己的气味,根据气味排便。比如说,主人希望它在卫生间排便,那就只能在卫生间留下它的排泄物的气味,它才会逐渐循着气味来这儿排便。在习惯养成之前或初期,其他地方如果排便了就得彻底处理干净(所谓“彻底”,指的是用84消毒液或除臭剂消除气味),否则这习惯永难养成—到处都有气味,也就表示到处都可排便。哪怕是歪歪这么小的狗狗也如此,尿液貌似没气味,实则有的。狗狗的嗅觉无与伦比。

  于是这个任务就繁重了—一泡尿的处理得有几道程序:卫生纸蘸干、拖把拖净、84消毒(除臭剂没用过,不放心买,担心气味刺激娘的呼吸道);发现地上有小“梅花”得帮小家伙把小脚爪擦拭干净;吃过东西后嘴巴得餐巾纸揩几遍……那天下午我在学校打电话,“娘,怎么样?”“哈哈,可好玩了……”老太太乐呵呵地细数歪歪的桩桩趣事,“只是一上午撒了8泡尿,累得我不行……”后来回家还得知,除了这8泡尿,细心的娘还在落地窗帘下面、靠墙壁的茶几旁发现了两处已干了的便便……

  没办法了。家里没人帮忙,还是娘的身体要紧。在征得娘的同意后我不得不把歪歪送回老家—它的爸爸妈妈和小美姐姐那儿。

  还是拎着那漂亮的狗屋,带上给它买的狗粮、钙片什么的,抱着歪歪出门了。娘送到门口。我捏着歪歪的前爪挥挥手,“外婆再见!”“歪歪再见……”看得出,娘很是不舍。

  来到谢家,娜娜和乐乐还有小美一拥而上,扯的扯叫的叫,兴奋不已。谢笑眯眯地接过歪歪:“歪歪呀,你好可怜哟,又被送回来了……”边说边抚摸着它的小脑袋。

  很快,娜娜一家子又开始欢快地追逐打闹起来。还是那样,歪歪斯斯文文,只跟在后头溜达张望。

  从谢家回来,心里好似空落落的。

  虽没养过狗,跟狗有过多接触,但知道狗是最通人性的动物, 深受人们喜爱。寒花催酒熟,山犬喜人归”“此行无弟子,白犬自相随描述的应该就是狗与人亲密无间的感情。才跟歪歪接触两天多,我就那么喜欢上它了,而它那么粘人,估计也是懂得我们对它的宠爱吧。

  好可爱的歪歪!

  我在想,等以后退休了,我还要抱一只小泰迪,还给它取名叫“歪歪”(这名字好,俏皮别致又时尚。当然与歪歪也不无关系)。

  或者,等暑假了就养一只。两个月的假期应该足以训练它“讲文明懂礼貌”了。到那时候,娘就轻松了。

  歪歪和老太太

想歪歪(心情日记) - 陈老师 - 陈老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