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老师的博客

——班主任的博客,欢迎您光临

 
 
 

日志

 
 

这个班,人少“事儿”可不少(班主任手记)  

2010-01-28 23:23:24|  分类: 班主任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班,人少“事儿”可不少(班主任手记) - 陈老师 - 陈老师的博客

  从昏暗的小巷出来,不觉已是华灯初上。毛毛雨越下越大,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哇,6点20了!

  匆匆走进家门,娘赶紧迎上来接过我手上的包,“姑娘你才回呀?快,快把衣服换了……”说着又把棉鞋递过来,“看你没带伞,我在校门口等了你好久,看到老师们都走了,一问传达室的老师傅才知道,你早走了……”“哦?你也才回吗?”听了这话,顿时一种歉疚感油然而生,眼前浮现出白发苍苍的老娘撑着伞寒风中苦等的一幕……我有些诧异,忽然鼻子酸酸的,有点儿想哭的感觉。“我6点过5分回的。没什么,一天没出门,出去走走也好。”娘轻松地说着,转身回厨房去了。这时听到高压锅发出“嗤嗤”的声音,我才发现已是香飘满屋……

  世上只有妈妈好!

  娘身体虚弱(肺癌,手术才五个月),我总叮嘱她家里的事儿不要动手,等我回来,可老人总在我下班前把饭菜都准备好了。家里也请过几个保姆,而一向能干的娘总不如意,其实我知道背后真正的原因是老人考虑自己治病的开销太大,想能省点儿就省点儿……

  有什么办法呢?干了这行有时候事情就有这么多。像今天,这个家访我就是非去不可的。

  期末了,这几天我除了组织学生进行有效复习、写评语、准备上交的论文案例和填写系列表格外,还一直在为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忙碌。

  那就是发生在lin和jie两个女生之间的一件与钱有关的事。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得知原本一直在学校搭寄中餐的lin同学12月份没来,其家长竟毫不知情!他们是给了她餐费的,而她却瞒着老师和家长将钱还给了jie,自己的中餐或在同学家“蹭”,或买个面包解决;饭后要么在同学家玩,要么呆在校门口等到一点半开校门……半个月后被伯伯知道了,于是有时到伯伯家吃,有时又回自己家热剩饭剩菜(父母都早出晚归,中午家里没人)。向jie借钱是用于买零食,借了15元两周都没还上,jie 就一倍、两倍地“加”,最后“加”成了85元。其实这15元也不全是借的钱,也包括“本”“息”两部分:借一元,第二天不还就加五毛……至于15元中实际借多少、“加”多少lin自己也搞不清了,她只记得借了就还、没还就“加”;“加”了又还、还了再借…… 

  通过找lin和其他知情者谈话,我才得知原来jie不仅以这种方式“借”钱给了lin,还“借”给了别人;不仅本学期是这样“借”的,以前在那边子校也是这样“借”的……

  问题是,找jie谈话时她却矢口否认收了lin85,仅承认70,且已还53;对以前在子校也如此借钱的事拒不承认。

  我当即找来了lin及其他几个知情者对质,她这才嗫嚅着承认确实是收了lin 85,不过已还了53(当时lin对“已还53”也表示认可);承认以前在子校也如此借出过钱。我问jie:家长知道吗?她说知道,奶奶说不应该这样,爸爸还问过上她家来玩的lin钱还给她了没……

  那天晚上我就给jie的妈妈打了电话。

  对jie的妈妈我是有印象的,胖胖的,短发,穿一件蓝色的衣服。她来自农村,一家人在附近做菜生意,小店里还挤挤挨挨摆了几桌麻将。记得那次家长会上她接了个电话,当时数学老师正在发言,手机响了,“喂,…哦,……嗯。”她边点头,边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写着什么。“好的,还要什么不?……嗯。好、好。”这时候我走近她,看到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筒子骨,10斤……”

  从电话里得知孩子的情况她很生气,说完全不知道此事,并骂骂咧咧地数落了很多,“咯细×(粗口,指‘孩子’)每天要钱,吃早餐我只同意给3块,她还嫌少,而她爸总是给4块……”

  第二天lin 又找了我,吞吞吐吐地说jie其实并没还53,是她非要她这样说的。在找jie证实了此事后我决定下班一定要去做一次家访…… 

  唉,这个班,人少“事儿”可不少!

  也是在这一周,那天我正吃晚饭接到一位奶奶的电话,说她孙子放学在外面玩,到现在才回来(我抬头一看钟,都5点45了)。当时奶奶很激动,大声质问道:“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到时候又说家长没教育……”尽管听得莫名其妙,但我还是理解老人的心情。儿媳离婚走了,儿子又有了家庭,照顾孙子的重任就落在了年老多病的爷爷奶奶身上,真不容易!

  第二天一上课,我就抽出15分钟调查昨天的事、对相关学生进行严厉批评,并就“放学必须按时回家,不得在外逗留”再作强调。

  那天上午、中午,爷爷几次打来电话,首先是为老伴儿昨天的电话向我解释、道歉,然后是再三、详细地询问孙子情绪是否稳定;下午放学,老人家又给我打来电话,哽咽着拜托我将他的孙子送回家,“陈老师……我们可没虐待他呀,我那孙子性子好倔啊!我担心……”后来我发现,手机通话记录上有我们打来打去的十几个电话,其中他打来的有7个。

  上周,有学生“密告”:那两个男生放学后又去电游室了!他们都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一个是城市低保户,妈妈精神有点儿问题;一个农村务工子弟,妈妈在一家小餐馆打工,早晚不见天日……

  还有那个外婆代养的女生,上次学校对面那个女老板拿着写有她班次、姓名的纸条找到传达室,传达室老师傅又找了我,说她多次在店里赊账,如今赊了10.50元就再不来了。

  ……

  ……

  当然,“事儿”再多我也得处理,而且得处理好。因为这是我的职责。不过,再大、再难的事也不能耽搁了侍奉好娘。

  因为,我不能没有娘。

  就如博友“新生”所言,“我只有一个亲亲的娘,活到100岁我还要有娘……”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