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老师的博客

——班主任的博客,欢迎您光临

 
 
 

日志

 
 

对学生而言,还有比功课更重要的吗(班主任手记)  

2009-04-19 01:14:29|  分类: 班主任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饭喽……”快六点了,在厨房里忙乎半天的娘在喊了。

  拖着灌了铅似的双腿离开电视,看着餐桌上可口的饭菜,我这才感觉有点饿了。唉,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结束了一天的春游,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才端碗,手机响了。

  一看,是荣打来的。“……回家了吗?”电话那头很嘈杂。“还不回啊?都回一个小时了!”轻松溢于言表。“……哦……”荣有气无力,欲言又止。“你呢?还没回吗?”听她语气好像有点不对,我又追问了一句。“没有哇,我还在高速公路上……”“怎么?”凭直觉,她肯定遇着麻烦了。按规定我们都是三点半出发,约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五点左右就应该到家的。“唉……我丢了一个学生……”“啊?!”一听这话,我惊得叫了起来,手上的碗也差点儿掉到地上!“……没事,后来又找到了……”“哦……”我还没完全缓过神来。“回来再说吧。我儿子还在学校呢,不知道他……”荣的儿子上三年级,他应该早跟班回了学校。我们都是随旅行社的车将学生送到学校才回家的。“他……应该还在学校等你吧?”荣的家距学校约三四公里,每天都是骑电动车带着儿子上下班。因事先没拜托,所以当时我也没在意。

  “那好吧,我打个电话给周。”善解人意的荣应该是看我距学校更远,没好再往下说了。“那……”我话没说完,焦急的荣就把电话挂断了。

  荣三十出头,一位很出色的市级数学骨干教师,是我同年级的班主任。我俩一个办公室。

  不一会,荣来电话了。她告诉我说儿子很乖,一直站在校门口等她,让我放心好了。不知怎么,我一阵心疼。天快黑了,一个8岁多的孩子孤零零地站在校门口等妈妈,等了一个多小时。

  晚上跟荣通了电话才知道,原来,她们按约定(下午三点)前往烈士公园东门集合,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一男生邓某。荣多次拨打其手机,回复总是“您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跟班老师及导游紧急向公园管理处求助。管理处工作人员当即通知了东、南、西、北四大门岗的保安,让他们留意穿蓝白校服独自出门的小学生;而对于广播寻人的请求他们很无奈,因为公园没有广播。

  要知道,烈士公园可是长沙市最大的公园,总面积达150多公顷,地势开阔,有山有湖,加之正值春游时节,公园里人山人海,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可想而知,荣当时急成了什么模样。

  也不知找了多久,荣突然接到一位陌生男士的电话,问她“是不是刘老师”,他说他是一的哥,……接下来的事后来全明白了。

  原来邓脱离了集体又弄错了方向,独自到了北门;跟老师联系不上(家长给的手机是“本地通”,出了本市就没信号)也没打个公用电话;拦了辆出租车要司机送他回湘潭……幸亏这是一位细心又好心的司机,他觉察情况不对,问清楚之后便从邓手上要来号码主动跟老师取得联系,并将他送到了东门。

  荣说接到这位好心司机电话的一刹那她哭了。直到上车,把同学们全安顿好,大巴发动后她才想起自己竟稀里糊涂忘了问他姓甚名谁,更忘给的士钱了……为此她深感歉疚。而那些刚刚还怨声载道的同学们,才几分钟便若无其事了,一路上,他们忘却了一天的疲劳又唱又笑,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班主任——仿佛劫后余生的荣又在悄悄抹起了眼泪。

  听荣说了这些,我忽然想起早几天在办公室跟荣一起看的一张帖子,内容是贵州一13岁男生因不满老师课堂上批评他而跑回家拿刀将老师头部砍伤的事,后面有一千多条网友的跟帖,见仁见智。其中有一条是这样写的:“哈哈……砍死了吗?活该!”很默契的是当时我俩都沉默了,半天没谁说句话。

  最后,荣还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真不敢当班主任了,也……”后面的话没说完。“也”什么?是否跟我一样也想起了那张帖子、那则留言?我也没问。

  当然,多数网友还是持同情、批评甚至愤怒的态度,还是理解我们的。

  不说这些了,还是言归正传吧。

  其实,今天我班也发生了一件差点儿令我魂飞魄散的事,与“荣事件”相比只是“恐怖”程度不同。

  那是上午九点多,我们刚在动物园门口下车,还在整队等候入园就有一男生大声告诉我说“老师,伟要大解了!”我一看,只见伟表情痛苦,哈着腰,两腿紧夹并左右扭动着。这让我很为难,一是道路两侧全是餐馆店铺,没见厕所;二是当时等候入园的约有几所学校的一两百学生,入口处几个工作人员在忙碌地一一点数准入,我们夹在人流中蜗牛般前行,而后到的学生又在不断加入,秩序十分混乱;加之我的跟班老师带着部分学生还在另一辆车上没到,这里的40个学生就我一个人组织管理。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可能离开的,因此只得劝他“忍忍,再忍忍”了。

  进得动物园大门,我赶紧问清了厕所方位,然后让他顺着路人所指的方向去了,并叮嘱他一定要记着返回的路,我们都在这儿等他。

  然而,他一走我就着急了,悔不该让他一个人去,这下可能麻烦了!

  伟是一男生,可缺少男生的个性:他思维灵活,成绩中上,甚至某些答题能别开生面别具一格,但他从不发言。即使把他叫到身边也别想听他一句话,顶多看到他“口将言而嗫嚅”;教他几年了从没见他爽朗地笑过,即使同学们手舞足蹈哄堂大笑他也仅是低着头抿着嘴,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模样;当然他也从不惹是生非,没谁告过他的状他也从没告过谁的状……

  我的担心果真没错。跟班老师及带的学生早到了,我们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他来,眼看大家越来越耐不住了,我心急如焚,边安抚他们,边派班长和一男生去厕所找。很快,他们回来了,说男女厕所每个蹲位都找遍了,没有……

  最后,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回合的结果是:一个女清洁工发现他躲在一个角落里,原来他拉在了裤子上……

  唉!

  还好,人还在。

  惊恐、生气、无奈之余,不免又想了很多。难道,这些事对于一个六年级、即将升入初中的学生来说就不可避免?

  荣班的邓:公园里那么多人,他怎么就不开口问问“东门”在哪?多问几个人,即便走错了调整还来得及呀!公用电话比比皆是,自己又有老师的号码怎么就不会给老师打个电话?倘若他自个儿打的回家了会想起老师和同学们都还在焦急地等他、找他吗?可怜荣辛苦找人的那一个多小时真得要用分、用秒来熬哟!还有我班的伟:上车前我一再叮嘱要上厕所的去上,待会儿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车停在学校操场,上车后过了十来分钟才开,这中间我又提醒了几遍(车距厕所不到五十米),你怎么就不去呢?即便如此,车开到中途你实在憋不住、很难受了你怎么就不向老师提出来?老师会帮你啊!最后,你不得已拉到了裤子上,难道躲起来就解决了?在那儿苦苦等你的老师和几十个同学你考虑了没有?……

  记得多年前教育家孙云晓教授的一篇《夏令营中的较量》曾震撼全国,文中那些远离父母的日本孩子所表现出来的自立自强与中国孩子的娇生惯养形成的巨大反差至今仍历历在目,仍让人汗颜!看看我们今天的校园,校门口一左一右竖着两块硕大的宣传牌“家长止步,学生自理”“教学时间,恕不会客”,又有多少人自觉遵守?上学时,家长背着书包送进校门仍依依不舍,千叮咛万嘱咐,甚至喂着牛奶、早点不顾值日生的阻拦,直送进教室才放心地将书包放下;放学了,只待铃声响起,校门打开,早已等候在外的家长如潮水般涌入。过一会儿,伴着欢快的歌声笑声,一对对爷孙、母子、父女……手牵手乐呵呵陆陆续续出来了,背后望去,家长肩上五颜六色的小书包俨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

  多少次从学生日记、作文中看到这样的言论,甚至直接从家长言谈中听到这样的表白,“这些事(洗袜子、抹桌子之类)不需要你做,把你的功课学好就足够了……”真的吗?对学生而言,还有比功课更重要的吗?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教育工作者深思,更值得广大家长深思!

  因为,教育无小事。

  因为,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