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老师的博客

——班主任的博客,欢迎您光临

 
 
 

日志

 
 

做“笔录”(心情日记)  

2009-03-03 20:06:44|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手机响了。

  “喂——哎,你好!…… 嗯,好的。”是交警队负责处理我这起事故的杨警官的电话,他让我到交警队去一趟,说是有点事情还要核实一下。

  这是我第二次去交警队了。以前也去过,那是去“车管办公厅”摩托车年审什么的,从没去过这边的“综合办公楼”。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只见“综合办公楼”外面的走廊上站满了人,有男人,有女人;有表情痛苦的人,也有焦躁不安的人;有默默不语的人,也有骂骂咧咧的人…… 我登上台阶,绕过他们往二楼正对楼梯口的那间办公室——就是早几天去过的杨警官的办公室走去。

  还没上二楼就听见走廊上熙熙嚷嚷,脚步声、说话声、手机音乐、电话铃声…… 响成一片。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笃笃、笃笃……”我轻轻敲了几下。

“请进。”

  我推门进去了,办公室还安静,就杨警官一个人。约莫三十五、六的他一身警服,威风凛凛。

 “坐吧,今天叫你来是要就当时的情况做第二次笔录。”他抬头看了看我又继续写什么。

 “好的。” 原来是这样。

  我在一旁的长条凳上坐下了。“上次做的笔录有些数据还够不具体,今天要作补充。……”他终于写完了,把身子坐直了并朝我这边转了过来。

  一提做“笔录”我就有点紧张了,上次的窘态还历历在目,“二十米、三十米……”“四米八、六米四……”简直头都大了!

 “你别急。再仔细回忆一下,最首先你看见对方的车时它大概距你有多少米?它发动了吗?……后来你又是在距离它几米的时候开始刹车的?……”

  完了,又来了!

“杨警官,当时我真没注意,……”唉!我骑我的车,怎会去注意别人的车距我有多少米,还发动了没有呢?

“这怎么会不知道呢?你看,”他站起身,跟上次一样站在窗前指着楼下坪里停着的一排排各式各样的汽车,“就以那辆绿色的士车为例。它距我们大概也就二十米;它后面那辆蓝色小车是三十米左右……你说你当时最首先看见对方的车是前面那辆绿色的士的距离呢,还是它后面那辆蓝色小车的距离?”他看着我,等我给出答案。

“我当时真没注意……”我看看那辆绿色的士,又看看它后面那辆蓝色小车,实在不能确定哪辆车的距离与我当时最首先看见对方车的距离相符。

“你没数字概念估不准,这一对比,不就清楚了?”大概看我总拿不准的样子,他的语气也开始有些急躁了。

“还有,你看这地板砖,大概是八百乘八百的。”跟上次一样,他又走到屋子中央迈着步子用脚在地上比划着,“你看,这六块吧就是六八四米八,八块呢就是八八六米四……这清楚了吧?你回忆看,你当时是在距离对方几块地板砖的时候开始刹车的?是六块呢还是八块?再仔细想想,不急。”他显得有些无奈。

“我真不知道……当时我都吓懵了,只知道突然看到前面有台车就赶紧前刹后刹一齐捏……”真是的,又不是有备而来,在那危急关头谁还注意这几米、那几米的呢!

“老师呃,你要如实说……”他叹了口气,皱了皱眉。

“你不要这么说,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证我说的每句都是实话,决不存在避重就轻、推脱责任、专挑有利的说,更何况怎样有利、怎样不利我完全不懂!”原本就很无奈的我,听他这么一说有些激动了。

“不,不,我不是这意思……”他似乎也意识到这话有些不妥,“我是说——我做笔录目的就是要还原事实真相,这事关分析会上的责任认定。”他又叹了口气,“唉!嫂子,你不晓得我给你做笔录好累啊!”看来这回他是真找着“秀才遇了兵”的感觉了。

“是啊!我也不得完哪!”

“你说,”他再次拿起笔看着我,“最首先你看见对方的车时它大概距你有多少米?”“……三十米吧。”“搞清楚,到底是二十米还是三十米?”“那……就二十米吧……嗨,我真不知道……”他迟疑了一下,又低头写起来。

“你是在距离它几米的时候开始刹车的?”“四、五米吧……六米……”“到底是几米?”“五米……唉,……就五米吧。”

“嫂——子呃!”他干脆把笔放下,“你摩托车本身就有一米多长吧,你看……”他又起身站在屋子中间跨起步子来。

 “那就……六米吧……唉!”

  ……

  终于结束了。我按他的要求把“笔录”看了看,然后在上签字画押认可。(没想到杨警官人长得高大健硕,写的字却“弱不禁风”)

  都不知道这“笔录”最后是怎样收场的,只记得结束时我再次表态,“杨警官,我是个老师,是个正直的人,这事儿我该担多少责就担多少责。反正伤得还不算太重,医疗费也就这么些……这对我来说也是个教训。我绝不会讹人一分钱!”

  “笔录”完了一身轻!

  坐在回家的的士上想起娘的话又好笑。上次“笔录”是娘陪我去的,听着杨警官老纠缠于几米、几米的,一旁的老人家也沉不住气了,“哎呀我说警官,孩子当时都吓晕了,谁还会去注意这几米、那几米的啊……”直到回家了娘还忿忿然,“几米几米,他怕是神经了啊,听了都烦躁!看来下回得要随身带把卷尺了,……”

  不过,对于“笔录”严谨细致的重要性我还是能够理解,只怪我这“驾驶员”当了这么多年却连基本的观察能力、距离概念及应变能力都不具备。还真悄悄动过买辆车代步的念头呢,罢了!看来我天生就不是那块料,还是打打车、走走路省心。

  后来听旁边人闲聊得知,杨警官是上个月才调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