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老师的博客

——班主任的博客,欢迎您光临

 
 
 

日志

 
 

我的“开心果”(心情日记)  

2009-02-25 00:11:14|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周末。

 掐指一算,这已是我住院的第三天了。

 几天下来,惊魂未定的我情绪要安稳了不少,肿胀变形的嘴也恢复了些,只是说话、进食依然困难,最主要是对牙齿前途心存恐慌,因此感觉很郁闷。

 这时候,枕边的手机响了,“喂——”“娘哎,让外婆接电话咯。”

 是儿子的声音!

 我将手机递给了一旁的娘。

“喂——哎,……好的。我就下来。”说完,娘把手机还给我,起身就朝门外走。“怎么?”“顺子来看你了,就在楼下。”

 他……他怎么知道的呢?

 几分钟后,脚步声伴着说话声越来越近,门推开了。

“娘哎——”我最熟悉、最爱听的声音!

“哎——”顺着声音儿子看到了我,他三步并作两步过来了,“娘啊,你没事儿吧?”边说着,边轻轻摸我打点滴的手,俯下身子紧张地察看我的伤情。

“哟……娘哎,你要小心点呢!”

“嗯。……你怎么来了?”

“保密。”他做了个鬼脸。

 想起来了,可能是从他舅那儿得到的消息。昨天他还拎来了一保温桶热腾腾的乌鱼,说是听人讲吃了这东西伤口恢复得快些。

 寒暄几句,喝了口水,儿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站起身从裤口袋里掏出钱包,打开,很认真地从里面抽出几张纸币,“外婆,这是送给我娘的,你帮她买点东西吃咯……”我和外婆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外婆推辞着,“不要,不要呢!”“拿着咯,拿着咯……”看这婆孙俩推推搡搡的,我“O”着嘴笑得不行了。这时候外婆也没推辞了,接过钱数了数,“多少?”我问,外婆笑着说:“十四块。”儿子赶紧说明,“我只有这么多了……”“呵呵呵……”笑得我嘴合不拢了,眼泪也快出来了,我赶紧捂着,“不行!不行啦……”真的,万一把缝的针给笑裂可不得了!

 儿子在本市上大一,他活泼开朗,风趣幽默,常常笑得家人前俯后仰,是我家名副其实的“开心果”。

“娘哎,你知道我上周干嘛去了吗?……”或许是看我并无大碍,才两分钟他脸上的阴霾就一扫光了。

“我去南院实习啦!……看!”只见他一脸兴奋,迅速从身上背包里取出一只小榔头,“这就是我做的呢!”我接过小榔头认真地看着,这榔头很是“秀气”,大约十五六公分,像不锈钢的(或是铁的)。很沉。外婆也凑过来仔细欣赏,她在榔头上指指点点,“嗯,这儿是‘车’的……这儿是滚刀‘滚’的……”到底搞了几十年机械,外婆一看就明白。他得意地点着头,又接过榔头示范,“瞧,这‘头’和‘杆’还可以旋开的呢!是这样……”原来,这榔头是活动的,旋两圈,‘头’和‘杆’就分家了。

 接着,儿子又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他“实习”的新鲜事。

 一会儿,护士通知开餐时间到,外婆带着他边说边走去食堂了。

 记得上次住院也是。那时他还在上初中。我住院一周,他几乎每天下午放学就直接到医院来,趴在我床边写完作业后就缠着我絮叨学校的事、班上的事、有趣的事、不平的事……直到九点多再由我父亲送他回家。

 看看窗外,天已放晴了,暖融融的。难怪室友吃完饭没上来,只由她丈夫来接了拐杖。

 不多久,婆孙俩有说有笑上来了,只见外婆手上还拿了瓶二两装的“邵夫子”。“瞧,你儿子真客气呢,硬要买瓶酒给外婆喝!”儿子没说什么,笑了。

 也许气温高了,又才吃过中饭,儿子把身上的黑绒夹克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驼色的手工毛衣。从没刻意给他“修饰”过,这孩子,过集体生活才半年多就有了变化,就“塑身”了。看,一条简简单单的牛仔裤,一双普普通通的旅游鞋就把他收拾得漂漂亮亮,加上他一米八的个头、结实匀称的身材真堪称“帅呆了”!难怪他时常臭美自己“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一表人才”“……”

 记得四十岁生日那天中午回家(他虚岁13,刚进初一),我才推开一条门缝就被他挡驾了,“等等、等等……”片刻,听里面音乐响起,他才乐呵呵地把门打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顷刻间,音乐声大作,(主卧VCD、次卧电脑同步播放)小小居室似乎每个角落都有音乐细胞在颤动!(后来他悄悄告诉我,那张《生日快乐》碟是他从零花钱里拿10块钱买的)“谢谢你啊,儿子!”我开心不已,一边说着,一边在他的引领下欣赏他的“杰作”:只见每间屋子的墙壁上、柜子上、窗帘上……到处都贴满了小纸条,“祝妈妈生日快乐!”“四十岁的陈老师,一点儿也不显老呢!”“……”

 接着,儿子又送了我两件礼物。

“我知道妈妈爱漂亮,所以今天放学我特意到‘罗源’买了口红。”说着,他郑重地递给我一支口红,“老板本来要卖8块,我砍价5块买的。”儿子一脸的得意。然后,他一直背在后面的另一只手又拿出了送给我的一幅画,再靠着我肩头乐呵呵地跟我一起欣赏画面的内容。

 画是他自己画的。画面下方有两个彩色的“卡通人物”,一个是穿高跟鞋、身材畸形、表情怪异的长发女人(下面写着“妈美”),一个是头颅巨大、身躯奇小、面容恐怖的赤膊小男生(下面写着“我帅”);上方是一幅“对联”,上联是:“(现在)人逢四十有儿一个,(将来)有房有崽还有小汽车”,横批“贺爱妈四十岁”。落款“帅崽俗语”。旁边还用红色水彩笔画了个大大的“^_^”。

 

我的“开心果”(心情日记) - 陈老师 - 陈老师的博客

 直到现在,这幅画我一直珍藏着。

“无所谓,……”音乐响起,是杨坤唱的。声音有气无力,时断时续,唱得情意绵绵,如泣如诉。

 有年轻人的病房就不会沉闷。

 他们就这样,能把个手机的功能发挥到极致,里面各式各样的明星各式各样的歌曲新老更替层出不穷。这时,儿子起身了,他活动活动筋骨,站到了屋子中央,摆好了架势,“无所谓,谁会爱上谁……”他似乎一秒钟就进入了状态,左手握着个“麦克风”(那把自制的小榔头),嗓子突然就“堵”了起来,声音变得颤栗,表情痛苦不堪,连五官都快扭曲了,“无所谓,谁为谁憔悴……”右手似乎要撕扯什么,身子也“忘情”地抽搐起来……

“哈哈哈……别唱啦……呵呵……不行啦……”我“O”着嘴笑得泪花四溅,又赶紧捂住嘴,扯把被子蒙住头……

“没事吧,娘?”

 我的儿子,我的“开心果”!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